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招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杨连春与山东金鼎热力工程公司、山东金鼎太阳能有限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执行裁定书

发布时间:2019-04-26 浏览次数:444次
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5)烟执复字第6号
申请复议人(利害关系人):招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住所地山东省招远市魁星路***号。
法定代表人:张绍伟,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唐杰、刘国庆,山东同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杨连春。
委托代理人:赵岩杰,山东舜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执行人:山东金鼎热力工程公司,住所地招远市金城路233号。
法定代表人:李升彬,该公司经理。
被执行人:山东金鼎太阳能有限公司,住所地招远市金城路233号。
法定代表人:李升彬,该公司经理。
被执行人:李升彬。
被执行人:招远市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招远市温泉路298号农行大厦10层。
法定代表人:张润达,该公司董事长。
申请复议人招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不服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2014)芝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书,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关于申请执行人杨连春与被执行人山东金鼎热力工程公司、山东金鼎太阳能有限公司、李升彬、招远市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芝罘区法院)于2014年4月2日裁定冻结了被执行人招远市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资担保公司)在申请复议人处开设账户内的存款7021000元(实际冻结1205664.41元)。申请复议人招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简称信用社)向芝罘区法院执行了执行异议称,法院冻结的账户是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在信用社开立的保证金专户,根据信用社与融资担保公司于2013年6月1日签订的《担保合作协议书》约定,在融资担保公司履行担保责任之前,该账户内资金归信用社所有。请求解除对该账户款项的冻结。
芝罘区法院查明,该院所冻结账户为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在申请复议人处设立的人民币账户,开户日期为2013年1月6日,账户号为xxxx,该账户于2013年1月6日从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的另一账户转存了120万元。2014年4月2日,该院作出(2014)芝执字第283-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的存款7021000元,实际冻结了该账户内存款1205664.41元。
申请复议人为支持其异议,向芝罘区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一、银行转帐支票一张。载明2013年1月6日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向其在申请复议人处开设的账户号为90×××53的账户存入120万元,事由栏记载为划转保证金。二、银行进帐单一份。载明2013年1月6日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从上述尾号为xxxx的账户转入账户号为xxxx的账户120万元。三、申请复议人出具的活期存款账户资料查询单一份。载明芝罘区法院冻结的尾号为xxxx的账户为人民币保证金账户。四、申请复议人(协议甲方)和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协议乙方)于2013年6月1日签订的《担保合作协议书》一份。载明乙方为甲方客户提供担保业务,其中关于合作方式约定如下“1、合作期间,双方就每笔贷款业务另行签订《保证合同》或《最高额保证合同》,本协议与《保证合同》或《最高额保证合同》不一致处,以《保证合同》或《最高额保证合同》为准;2、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十日内,乙方在甲方开立存款账户,并按乙方在甲方担保余额的10%存入担保基金,担保基金的性质为保证金,即金钱质押,质权自担保基金存入保证金专户之日起生效,甲、乙双方不再另行签订质押合同,其担保的主债权为甲、乙双方在本协议框架内签订的《保证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中约定的主债权;3、贷款客户未按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时,乙方应自接到甲方通知之日起三日内代为履行偿还贷款本息义务,乙方逾期不履行或不足额履行代偿义务的,甲方可从上述质押账户或乙方在甲方开立的任何账户扣收相应款项,乙方在甲方开立账户内的资金不足以偿还贷款额客户应偿还款项时,甲方可向贷款客户或乙方另行追偿;4、担保基金低于乙方在甲方担保余额的10%时,乙方应在三日内补足;5、乙方在甲方提供的担保责任余额不能超过乙方实收资本的五倍。”五、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烟商初字第56号民事调解书。载明:原告为本案申请复议人,被告为本案被执行人金鼎太阳能公司和融资担保公司,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为被执行人金鼎太阳能公司向申请复议人的借款500万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申请执行人对申请复议人提交的证据均不予认可,认为证据一、二、三只能证明法院冻结款项的所有权属于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所谓保证金账户只是申请复议人自行所作的记帐分类和财务处理,对外没有公示的效力;账户内的款项只是普通的债权,申请复议人不享有质权。证据四《担保合作协议书》的签订时间、生效时间、有效期以及合同约定均是在2013年6月1日之后,与2013年1月6日的账户款项没有对应关系,不能证明申请复议人对法院冻结款项享有优先权。证据五不具备证据效力,不能证明申请复议人的主张。
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表示,对申请复议人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申请复议人提出的异议符合案件事实。本案法院冻结的账户系我公司根据申请复议人及法律规定开立用于担保业务的保证金账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及银行政策的要求,我公司担保保证金账户中的款项为借款人的财产,而非我公司的资产,应予解除对我公司担保保证金账户的冻结。
芝罘区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之规定,保证金担保的生效需要具备“特定化”和“移交债权人占有”两个要件。本案中,(一)该院所冻结账户的开户及款项存入时间为2013年1月6日,与申请复议人与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2013年6月1日签订的《担保合作协议书》约定的“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十日内,乙方在甲方开立存款账户,并按乙方在甲方担保余额的10%存入担保基金”不符。(二)申请复议人与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签订的《担保合作协议书》中约定保证金“按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在申请复议人担保余额的10%存入”,但申请复议人未能针对该院所冻结的款项与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提供担保余额的对应关系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综上,该院对涉案账户的款项予以冻结并无不当,申请复议人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2014年12月13日,芝罘区法院作出(2014)芝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申请复议人的异议。
申请复议人不服,向本院复议称,1、保证金存入时间的不一致无法改变其质押担保的本质。2、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已经明确表示保证金账户内的资金并非其公司财产,实际应为申请复议人所有。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担保总额与《担保合作协议书》中约定的保证金金额相符。综上,芝罘区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撤销(2014)芝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书。
本院查明事实与芝罘区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关键是被执行人融资担保公司在利害关系人信用社处开设的尾号为51165号账户内存入的资金是否构成质押担保,信用社对该账户内的资金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动产质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动产移交债权人占有,将该动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动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动产的价款优先受偿。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出质人,债权人为质权人,移交的动产为质物。”第六十四条规定,“出质人和质权人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质押合同。质押合同自质物移交于质权人占有时生效”。为明确金钱是否可作为质物进行质押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这是保证金质押的明确法律依据。根据以上规定,贷款保证金等账户资金可以设定质押,但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出质人和质权人有将该账户内资金用于质押的合意,且合意须以书面的形式进行约定;第二,该账户的资金应由质权人进行掌控、支配,非由出质人进行掌控,如果仅设立了该账户,或者仅有债权人与债务人或第三人的协议约定,但没有将特定保证金账户的资金转移给质权人占有,则该保证金账户资金不构成质押;第三,贷款保证金的账户需要“特定化”。该案中,申请复议人和融次担保公司未将融资担保公司在信用社处开设的尾号为xxx号账户约定为贷款保证金账户,即未将该账户特定化,也未约定该账户内的资金为贷款保证金,即未将该账户内的资金特定化,而且因该账户为一般存款户,该账户内的资金由融资担保公司掌控。因此,该账户内的资金不具有质押的特性,申请复议人主张优先受权的证据不充分,其复议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复议人招远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复议申请。
本裁定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傅光波
审判员  吴国荣
审判员  谭黎黎

二〇一五年三月四日
书记员  王瑀晨
转自中国裁判文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