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于永良、李荣诚贪污二审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04-26 浏览次数:506次
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06刑终268号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于永良,男,汉族,1963年5月16日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中共党员,初中文化,原任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门楼镇集贤村党支部书记。户籍所在地及住址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2015年4月19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逮捕。
辩护人王建平、董明军,山东平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荣诚,男,汉族,1958年11月9日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中共党员,初中文化,任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户籍所在地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住所地烟台市福山区。2015年4月19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监视居住,同年7月20日因涉嫌犯贪污罪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赵岩杰、雷达,山东舜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于永良、李荣诚犯贪污罪一案,于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作出(2016)鲁0611刑初10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于永良、李荣诚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1979年烟台市福山区供电公司(原电业公司)在门楼镇集贤村征用一块土地建立变电站,1982年投入使用,2005年该变电站因搬迁而报废。报废后的变电站由集贤村委管理使用,收益归集贤村委,产权属国有资产。2007年12月20日烟台市福山区诚谊钠长石矿(以下简称诚谊石矿)与集贤村委签订了《承包荒山开采钠长石合同》,该合同除了开发钠长石外,还租用了报废的变电站进行钠长石加工和办公,并将变电站进行修缮。诚谊石矿法人代表为邹某,平时负责经营管理的是被告人李荣诚。2010年左右,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政府决定重修林门线公路,在原有的道路上进行拓宽和修直,集贤变电站在拆迁范围。时任集贤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被告人于永良协助门楼镇政府、区拆迁办的工作人员进行拆迁工作。因诚谊石矿租赁变电站搞钠长石加工和办公,需要对诚谊石矿进行补偿,在被告人于永良做被告人李荣诚工作情况下,经过多次协商,于2011年4月12日诚谊石矿与门楼镇政府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共补偿诚谊石矿各种损失人民币195.46764万元(以下币种同)。在区拆迁办丈量、评估变电站时,被告人于永良作为产权人在房屋评估表和附属设施计价表上签字确认,在区拆迁办工作人员让被告人于永良提供产权证明时,被告人于永良称待以后提供。在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时,因有人提出该房产产权有争议,使该协议没有形成。后在被告人于永良授意和门楼镇政府副镇长李某1(另案处理)、区拆迁办主任李晓明(另案处理)参与下,以被告人李荣诚作为被拆迁人的名义,于2011年4月25日在被告人于永良家里,与门楼镇政府签订拆迁补偿协议,补偿金额为61.87812万元,将原属国家资产的变电站的部分房产及附属设施据为己有。被告人李荣诚将该款项领取后,全部给了被告人于永良,被告人于永良给了被告人李荣诚10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原审法院质证、采信并在判决书中逐一列明的证人李晓明、李某1、张某、梁某、王某、吕某、鹿林、郭某、慕某、钟某、由业宁、李某2、邹某、于某等人的证言,集贤变电站全景图及全景照片、房产照片、估价明细表、附属设施计价表、拆迁办调查笔录、烟台市福山区住房保障管理中心烟福住保[2011]8号文、补偿表、土地登记审批表、土地登记申请书、征购土地批复、界地调查表、《承包荒山开采钠长石合同》、租赁费收据、工商材料、补偿款转账支票、银行交易明细、附属设施计价表、可搬迁机器设备拆迁补偿评估明细、调查笔录、房屋评估表、附属设施计价表、拆迁房屋货币补偿协议、集贤变电站电气总平面布置图、“两规”措施程批表、受案登记表、情况说明、移送司法机关案件登记表、移送通知书、集贤村部分人员履历、证明材料、任免通知、户籍信息、悔过书等书证及于永良、李荣诚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于永良作为村党支部书记,按照镇政府的部署负责协助政府进行拆迁工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被告人李荣诚,将由集贤村委管理使用的国有资产集贤变电站部分房产及附属设施,通过拆迁的方式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被告人于永良辩解称,其没有提供任何资料也没有伙同任何人骗取补偿款,李荣诚将补偿款给其只是提前说好的暂时向李荣诚借用一下。可在变电站拆迁过程中,被告人于永良向拆迁人提供虚假信息,并作为产权人在“调查笔录”、“房屋评估表”、“附属设施计价表”上签名确认;被告人李荣诚也当庭否认被告人于永良曾向其借过钱,被告人于永良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李荣诚辩解称,自己只是想拿回自己的投资,才在第二次的补偿协议上签字,认为不构成犯罪。被告人李荣诚作为诚谊石矿主要负责人,就诚谊石矿拆迁补偿问题(包括补偿方案中的漏项)已与拆迁人达成了补偿协议并且已经履行,第二次签订补偿协议,完全属于冒领行为,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不予支持。被告人于永良拒不认罪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李荣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并能认罪、悔罪,积极退赃,比照主犯应当从轻处罚。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之规定,以被告人于永良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被告人李荣诚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涉案赃款人民币51.87812万元对被告人于永良继续追缴,上缴国库(被告人李荣诚已退交赃款人民币10万元)。
宣判后,检察机关不抗诉,原审被告人于永良、李荣诚均不服,上诉人于永良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出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其辩护人提出了相同的辩护意见。上诉人李荣诚以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构成贪污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对其定罪处罚部分,依法改判其无罪,其辩护人提出了相同的辩护意见。
二审审理期间,经提审上诉人于永良,于永良表示认罪、悔罪,放弃原来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并由其亲属代其退缴赃款,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经提审上诉人李荣诚,李荣诚表示认罪、悔罪,不再坚持原来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在本院审理过程中,上诉人于永良、李荣诚及上诉人的辩护人未提交新的证据。另二审期间上诉人于永良认罪、悔罪,主动退缴赃款51.8781万元。
本院认为,上诉人于永良作为村党支部书记,利用协助政府进行拆迁的工作便利,伙同上诉人李荣诚,将由集贤村委管理使用的国有资产集贤变电站部分房产及附属设施,通过拆迁的方式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二上诉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鉴于二审期间上诉人于永良、李荣诚均表示认罪、悔罪,不再坚持原来的上诉请求和理由,且上诉人于永良主动退缴赃款51.8781万元,对其可从轻处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法院(2016)鲁0611刑初107号刑事判决中第一项对被告人于永良的定罪部分及第二项对被告人李荣诚的定罪量刑及附加刑部分,即被告人于永良犯贪污罪;被告人李荣诚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二、撤销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法院(2016)鲁0611刑初107号刑事判决中第一项对被告人于永良的量刑部分及附加刑部分和第三项,即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涉案赃款人民币51.87812万元对被告人于永良继续追缴,上缴国库。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于永良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4月19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于永良退缴的赃款人民币51.8781万元,返还给烟台市福山区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纪华伦
审判员  褚兴玉
审判员  梁科兴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
书记员  祝 苹
转自中国裁判文书网